今天是:  

農民日報:井岡山上旌旗奮——江西井岡山市在全國率先脫貧“摘帽”紀實

瀏覽次數: 信息來源: 發布時間:2018-09-20 10:00:50 字體:【

本報訊(詹新華文洪瑛高楊龍成

井岡山高,贛江水長。不忘初心,繼續前行。90年前,中國革命從這里出發,八角樓的微弱燈光點燃了革命的燎原之火,指引我們從勝利走向勝利。井岡山也成為中國革命的搖籃,共和國的奠基石。

90年后,井岡山又成為中國減貧事業的里程碑。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發展,特別是近幾年脫貧攻堅戰持續發力,2017年2月26日,老區人民向世界宣布:井岡山在全國率先脫貧“摘帽”!

歷史在這里交匯,從革命起點到打贏脫貧攻堅戰新征程;不變的,是敢為天下先的氣魄,是為民謀幸福的承諾,是跨越時空的井岡山精神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井岡山時期留給我們最為寶貴的財富,就是跨越時空的井岡山精神。要結合新的歷史條件,堅定執著追理想、實事求是闖新路、艱苦奮斗攻難關、依靠群眾求勝利,讓井岡山精神放射出新的時代光芒。

近日,記者重上井岡,探尋當地率先脫貧的精神源泉,感受老區人民齊步奔小康的鏗鏘步伐。

堅定執著追理想

——不忘初心,方得始終。讓老區人民過上好日子,是我們黨的莊嚴承諾和對革命烈士的最好告慰

70歲的張成德,原是神山村一名貧困戶,他清楚記得2016年2月2日農歷小年,習近平總書記來到神山時的情形。“天下著雪,總書記拉著我和老伴的手一直走到家,關心我們,問了很多。”那之后,張成德在政府幫助下開起了全村第一家農家樂,靠著開農家樂、竹制品銷售、賣羊、產業扶貧資金入股分紅等,當年就脫了貧。

習近平總書記十分關心老區人民生活,他曾3次來到井岡山,殷切叮囑“讓老區農村貧困人口盡快脫貧致富,確保老區人民同全國人民一道進入全面小康社會,是我們黨和政府義不容辭的責任”。

不忘初心,方得始終。井岡山是紅軍故鄉、革命搖籃。90年前追隨毛主席、參加紅軍的有18萬多人,有名有姓的烈士5萬余名。“讓老區人民過上幸福生活,是革命先輩的未盡夙愿。”井岡山管理局黨工委書記、井岡山市委書記劉洪說,“這也是我們向老區群眾兌現的莊嚴承諾。”

從黃洋界炮火中一路走來的井岡山,這些年勵精圖治、感恩奮進,取得了一些進步,奠定了一定基礎。但由于自然歷史等各種因素疊加,導致貧困程度較深。2000年,井岡山與貧困縣原寧岡縣合并,本不富裕的兩兄弟走到一起。經評估,2014年初井岡山市貧困發生率為13.8%。

精準脫貧,一諾千金。

“走,到村里去!”脫貧攻堅戰開打以來,號令下,全市3000多名黨員干部組成25個扶貧團、126個駐村幫扶工作隊,分赴精準扶貧一線戰場,做到鄉鄉都有扶貧團、村村都有幫扶隊、一村選派一個第一書記、一個貧困戶確定至少一名幫扶責任人。

黨員干部與貧困群眾同吃、同住,同走脫貧路。井岡山建立了“321”幫扶責任機制,縣處級以上領導干部幫扶3戶貧困戶、科級干部幫扶兩戶、一般黨員干部幫扶1戶。

于細微處見真情。翻開幫扶干部的工作日志,記錄了許多為貧困戶做的“瑣事”,一部老人手機、一個新書包……這些都是在“干群心連心、點亮微心愿”活動中收集到的,通過認領幫扶,全市幫助3300多名貧困群眾圓了微夢想。

脫貧攻堅,給錢給物,還得給個好支部,探出好思路。井岡山始終把黨的力量挺在脫貧攻堅前沿,堅持脫貧攻堅在哪里,黨建工作跟進到哪里;脫貧項目在哪里開展,黨員作用就在哪里發揮。

全市把黨組織建在扶貧產業鏈、移民安置區、專業合作社和龍頭企業中,采取“支部+企業+基地+貧困戶”“支部+移民安置點”等模式,壯大村集體經濟,帶領群眾脫貧致富。306個專業合作社及產業協會、43個移民集中安置點實現了黨的工作全覆蓋。

在井岡山,總有一種精神讓人肅然起敬,總有一種力量催人奮進。“我們理解,弘揚跨越時空的井岡山精神,就是要拿出當年共產黨人帶領工農群眾鬧革命的信念和定力,黨員干部帶頭沖在脫貧攻堅第一線,帶領貧困群眾一塊苦、一塊干,在這一輪脫貧大考中經受考驗、當先鋒、站前列。”劉洪說。

今年7月23日,有“井岡山精神宣講第一人”之稱的毛秉華逝世,享年90歲。他義務宣講井岡山精神50年,宣講兩萬多場,聽眾累計200多萬人。生前最后的時光,老人行走在一個個脫貧攻堅現場,記錄下一個個感人瞬間,他說,脫貧攻堅就是跨越時空的井岡山精神煥發出的新時代光芒。

被這種精神感動,毛秉華拿出多年積攢的10萬元積蓄支持茅坪鄉扶貧工作。他還累計為山區16所學校籌資1100多萬元,幫助180多位貧困學生完成學業。老人的一個愿望是把看到的、聽到的脫貧攻堅故事寫下來,取名《井岡豐碑》,因為“脫貧攻堅就是井岡山的豐碑”。

實事求是闖新路

——率先脫貧,道路前無可循。唯有實事求是,精準對象、精準舉措、精準管理,鞏固提升再上路

井岡山走的路,注定是一條新路,一條不平凡的路。

當年毛主席從井岡山斗爭中思考中國的紅色政權為什么能夠存在,探索出了一條中國革命的新路;今天面對習近平總書記“井岡山要在脫貧攻堅中作示范、帶好頭”的殷切囑托,井岡山又以大無畏的精神闖出了一條新路。

習近平總書記2013年底提出“精準扶貧”,如何做到“精準”,井岡山沒有老師,前面也沒有車轍。他們首先將著力點放在了“精準識別”上。

如今在井岡山所屬的吉安市很多農村,貧困戶門口都掛有標識卡。紅卡為特困戶,藍卡為一般貧困戶,黃卡為2014年已經脫貧戶。這個制度的首創就是井岡山。“扶貧不能靠大概印象、籠統數據”,井岡山市委常委巫太明說,從一開始井岡山就聚焦“貧困面有多大、貧困人口有多少、致貧原因是什么、脫貧路子靠什么”等問題。

記者看到,標識卡上不僅有貧困戶和幫扶干部的信息,還有致貧原因和微心愿等,貧困戶家里墻壁上都貼有收入賬單,有沒有達到脫貧標準,算一下賬,一目了然。

有了規范還要群眾認可。為了杜絕不公平和攀比現象,井岡山以“村里最窮、鄉鎮平衡、市級把關、群眾公認”為原則,實行一訪二榜三會四議五核制度,讓群眾身邊最熟悉的人把關,確保“貧困戶一個不漏,非貧困戶一個不進,貧困原因個個門清,脫貧門路戶戶有數”。

通過精準識別,井岡山2014年初有44個貧困村、貧困人口4638戶16934人。識別后便是精準施策、對癥下藥,對有能力的扶起來、對扶不了的帶起來、對帶不了的保起來、對住不了的建起來。發展產業成為脫貧“主心骨”。

在與八角樓僅一山之隔的馬源村,村里連片的150畝太空蓮競相開放,游人在木棧道上穿行其間。村里有種太空蓮的傳統,井岡山因勢利導發展脫貧產業,貧困戶可利用產業扶貧資金入股,如果自己種每畝還有500元的補貼。用山泉水種出的蓮子甘甜清脆,村民以每個蓮蓬5元的價格到八角樓景區去賣,供不應求。

井岡山重點打造20萬畝茶葉、30萬畝毛竹、10萬畝果業種植加工基地的“231”富民工程,實現“一戶一丘茶園、一戶一片竹林、一戶一塊果園、一戶一人務工”的扶貧模式。2016年投入產業扶貧資金6626萬元,使茶竹果面積發展到28.3萬畝,覆蓋貧困戶2320戶,戶均增收1500元。

在神山村,一場大雨后,山坡上井岡紅公司的茶園青翠欲滴。井岡紅采取“品牌+基地+合作社+農戶”的方式,帶領村民成立綠韻茶葉專業合作社,貧困戶以產業發展基金每戶2.2萬元入股,年底按15%分紅,如在茶園務工每年還能有1.5萬元左右收益。

井岡山這片紅色沃土教育了后人,也給當地貧困群眾留下了寶貴的旅游資源。當年紅四軍軍部所在地壩上村原是貧困戶數超過20%的小山村,“紅軍的一天”帶火了這里。

記者看到,大隊頭戴八角帽的“紅軍”在村里穿行,來自各地的學員可在一天內體驗急行軍、救傷員、自做紅軍餐等內容。自做紅軍餐每人30元,接待戶可留下10多元,全村51戶參與接待,其中貧困戶12戶。2016年,全村接待學員4.2萬人,戶均增收2.3萬多元。

62歲的劉桃香家就是其中一戶,她和剛過世的老伴常年生病,兒子在外打工收入不穩定,年齡很大至今未婚。靠著接待自做紅軍餐,她家每年可收入1萬多元。脫貧后的劉桃香對生活很滿意,如今就是希望兒子早日娶個媳婦回家。

持續穩定脫貧需要建立長效利益聯結機制。大隴鎮案山自然村引進外來企業打造“紅墟坊”鄉村旅游品牌。坐在蘇蓮托咖啡廳,聽著音樂、喝著咖啡,看著窗外的綠水青山,自是一番愜意。

這里創新“1+8+48”抱團發展模式,1家旅游公司聯合8個村集體帶動48戶貧困戶,搭建三者共贏平臺,每個村集體年增收1.5萬元。藍卡戶范祥平,除了用產業發展基金5000元入股每年拿750元分紅外,每月到隴客來飯店打工能有2000元收入,他還在自家改造出4間客房,由旅游公司為他帶來客源,很快就脫了貧。

井岡山率先脫貧,2017年前來學習交流的考察團有500多批次,為其他地區打贏脫貧攻堅戰提供了“井岡山做法”。從2017年開始,井岡山進入脫貧攻堅鞏固提升階段,這又是一條別人沒有走過的路。

在旅游扶貧基礎上,井岡山提出全域旅游發展。柏露鄉鷺鳴湖田園綜合體項目就是這樣一個“升級版”。當地引入旅游公司打造精品民宿,村民以自家農房入股占50%,簽約20年,目前試運營的民宿已于7月份開業,供不應求。

旅游公司還投資開發了茶吧、餐廳、水上樂園等項目,全部“零租金”包給當地村民經營,按照收入從中提取一定的管理費。村民楊春雷曾是一名黃卡戶,如今他除了到護林員公益崗上班,還參與項目做建筑工,項目完工后他和另一位村民承包了水上樂園項目,日子富裕起來。

全面奔小康的征程上更是一個都不能少。近兩年,井岡山圍繞“紅色最紅、綠色最綠、脫貧最好”奮斗目標,勠力同心、苦干實干,著力推進黨建引領、產業增收、兜底保障、動態管理全覆蓋,確保穩定脫貧可持續、鞏固提升有支撐。

艱苦奮斗攻難關

——用好“傳家寶”,啃下因病致貧“硬骨頭”;消滅危舊土坯房、消滅撂荒土地,增強群眾獲得感

在井岡山斗爭時期,艱苦奮斗是我們黨的取勝之道、傳家之寶。在脫貧攻堅到了啃硬骨頭、攻堅拔寨的決勝階段,更需要這個“傳家寶”。經過精準識別,井岡山超過40%的貧困戶是因病致貧,這也成為攻堅路上的“硬骨頭”。

井企集團石市口分場46歲的紅卡戶張余梅,2009年查出患有尿毒癥,借了近30萬元換腎后每年還要承擔昂貴的醫療費。2015年政府為她購買了醫療附加險,當年8.6萬元醫療費報銷了7.7萬元;2016年在報銷基礎上還得到1.5萬元護理費補償。“如果沒有扶貧我連生活的勇氣都沒有。”說起這些張余梅眼里含著熱淚。如今靠著政府的特殊政策,加上丈夫打零工每月2000元收入,她家也脫了貧。

井岡山為所有貧困戶全額代繳城鄉基本醫保、大病保險、醫療附加險和重癥疾病保險,構建醫療保障“四道防線”。2016年開始,井岡山從旅游門票收入和土地出讓金中各拿出10%,籌措2000多萬元作為特殊扶貧基金,對1938名紅卡低保戶實施每月提標40元的市級低保提標政策,對3074名未享受低保紅卡戶,全部納入市級低保,每人每月發放100元。通過一系列政策,實現低保對象年收入3660元。

在精準識別階段井岡山摸排出特困戶1483戶,其中屬于“極極困難”的200戶。這幾年,井岡山堅持特殊政策向特殊群體傾斜,向最頑固的貧困堡壘發動總攻。特別是針對大病致貧等重度貧困戶,在五道保障線外建立第六道保障線,貧困戶醫療費用最高報銷比例可達98%。實現了習近平總書記在視察井岡山時提出的“在全面小康的進程中,決不讓一個貧困群眾掉隊”的囑托。

在推進扶貧過程中,井岡山打響了兩場攻堅戰——消滅危舊土坯房、建設美麗鄉村以及消滅撂荒土地、發展致富產業的“兩個消滅”專項行動。

絕不讓貧困群眾住在危舊土坯房里奔小康。井岡山全力推進安居扶貧,采取拆舊建新、維修加固、移民搬遷、政府代建等4種模式。2016年全市投入近8000萬元,維修改造危舊土坯房4906棟,新建1802棟,拆除土坯正房1812棟。

井岡山引導貧困移民向中心村鎮、工業園區和城區有序“轉移”。針對一般貧困移民戶,實施搬遷獎補,人均補助兩萬元;針對特別貧困移民戶,采取政府統建“愛心公寓”的交鑰匙工程集中安置。

距東上鄉圩鎮不遠處,數棟白墻灰瓦的4層小樓格外引入注目,樓下是一片片菜田,這就是讓鄉親們感恩的愛心公寓。該鄉按“一套房、一塊地、一片果、一個窩”模式,為32戶從深山搬來的貧困戶量身定做,每戶交納兩萬元就可獲得一套105平方米的住房、一片不低于一分地的菜園、一塊不低于1.5畝的井岡蜜柚果地和一個6平方米的雞舍。林鐵良便是其中一戶,“搬到這里不但住得舒適,到周邊集鎮打工每年還能收入1萬多元。”他心滿意足地說。

“井岡山安居扶貧絕不是‘一拆了之’。”市扶貧辦主任劉新說,在井岡山農民有住土坯房的習慣,冬暖夏涼,目前全市還有很多上百年的土坯房。“貧困搬遷戶購房只需1萬多元,對符合維修條件的土坯房我們寧愿花上兩萬元去改造,保持原有風貌和特色。”

神山村有40棟房屋,原來危舊土坯房37棟,“以前房子總漏水,土墻上到處都是裂縫,年年都要花錢修補。”村民左秀發訴說了過往艱辛。2016年,神山村決定對危舊土坯房維修加固、拆舊建新,砌體加固房屋35棟,拆舊建新兩棟。“貧困戶只需出一兩千元,其余都由政府承擔,為的就是讓百姓住上踏實的房子,不給他們帶來太多負擔。”前任村黨支部書記黃承忠說。

井岡山推進產業扶貧的最大瓶頸之一是土地資源稀缺。當地人均耕地少、耕作條件差,加之勞動力緊缺等原因,導致耕地撂荒6335畝,占總面積的4.45%。2016年,為大力發展“茶竹果”等扶貧產業,井岡山提出向撂荒土地進軍、向稀疏殘次林地進軍、向房前屋后空心村進軍。

大隴鎮瑤背村以前是井岡山一個“邊窮遠”的小山村,全村冷水田、石頭田占80%,一年產出還不夠村民口糧。隨著湖南挑糧小道生態農業公司進駐該村流轉撂荒地420畝,情況發生了巨變。

公司成立黃桃種植合作社,采用“公司+基地+農戶”模式,吸納貧困戶以資金、土地、勞動力等入股。除了市里扶貧資金外,扶貧工作組又為村里11戶紅藍卡戶籌措資金5000和3000元入股,并確定第一年不低于本金10%、第二年不低于15%的標準分紅。每戶還可認領托管1畝以上果園,公司免費提供種苗、技術指導,掛果后將純利的50%返還,貧困戶坐擁租金、股金、傭金和種植收益四重收入。

依靠群眾求勝利

——堅持志智雙扶、示范帶動、合力攻堅,堅持貧困群眾主體地位,打贏脫貧攻堅“人民戰爭”

井岡山斗爭時期,紅軍為了群眾、依靠群眾,“喚醒工農千百萬”;新時期,脫貧攻堅是一場氣勢恢宏的“人民戰爭”,走好群眾路線是致勝的關鍵。

神山村村民彭夏英曾說:“黨和政府是扶持我們,不是撫養我們。”這正是全山人民的心聲。“最大的貧困不是貧窮而是依賴心態;物質扶貧固然重要,精神扶貧更為重要。”市文明辦主任羅辰元說。

井岡山始終堅持貧困群眾主體地位,全面推進志智雙扶工程,實行“干部包聯、典型示范、幫帶扶持、考核激勵、評議促動”,從貧困群眾思想切入,激發他們樹立與貧困作斗爭的信心和決心。

1981年出生的謝玉龍是土生土長的新城鎮黃廈村人,深圳打工后他毅然返回家鄉,創辦合作社養殖山雞和梅花鹿。“忘不了當年鄉親們湊錢讓我上學的情形,如今我有能力要報答他們,帶著大家一起富。”他說。

合作社吸收了46戶貧困戶,其中20戶紅卡戶每戶入股1萬元,26戶藍卡戶每戶入股5000元,謝玉龍承諾:紅卡戶年利潤20%,藍卡戶10%,一年一分紅。貧困戶還可到園區務工,2016年園區務工人數超過一千多人次。

在越來越多像謝玉龍這樣的帶頭人帶動下,井岡山貧困群眾不斷從“要我脫貧”向“我要脫貧”轉變。政府也因勢利導,改變資金補助方式,由生活補貼變為產業獎補,重點在產業發展、進城務工、自主創業等方面給予扶持。

政策扶持下,瑤背村紅卡戶寧竹英加入了脫貧的隊伍。“以前土地是死資產,如今認領黃桃一畝地掛果后至少產出5000元。”寧竹英說,過去光靠賣冬筍有一點收入;現在除了認領黃桃,還通過入股黃桃、竹蓀基地每年分紅1000元,養殖80羽土雞凈賺5000多元。

很多到井岡山支持扶貧的人都看中一點,就是老區人民的樸素與付出。打造“紅墟坊”品牌的總經理蔡鐵夫,從深圳將資金投入到井岡山偏遠的小山村,主要源于他母親2012年到井岡山調養身體時受到老區人民的關照。

這次讓蔡鐵夫感到意外的是老區的速度和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,短短4個月時間,一個貧困村莊就變成了集民俗、宜居、生態、養生于一體的美麗山村,成了“大山里的蘇蓮托”。蔡鐵夫將隴客來餐飲項目承包給村民,除每年交8萬元使用費外,所有收入全歸村民所有,目前項目月收入六七萬元。

經過多年努力,井岡山老區人民過上了幸福的生活:貧困發生率由2014年初13.8%降到2017年底0.42%;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9606元;鄉村面貌煥然一新,實現了25戶以上自然村全部通水泥路、通自來水,所有行政村衛生室、文化室、黨建活動室均達標,村莊整治、產業發展、技能培訓、危舊房改造實現了全覆蓋。

“率先脫貧‘摘帽’,不是井岡山的最終目標,讓老區群眾過上更加美好的生活才是我們的奮斗目標。”劉洪說。

“千里來尋故地,舊貌變新顏。”毛主席在《水調歌頭·重上井岡山》中寫道。風雷動,旌旗奮,是人寰。如今的巍巍井岡,在跨越時空的井岡山精神這面旌旗指引下,正向著全面小康目標大踏步前進。


pk10稳赢公式反着压